疫情蔓延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在设想最坏的情况


库尔茨表示,奥地利是西欧第一个要求民众佩戴口罩的国家,此举与奥传统文化并不相符,但戴口罩对防止病毒在空气中传播具有重要作用,奥民众必须适应。此外,奥政府将采取措施,严格控制超市人群密度。加大对医院保护力度,加强对医务人员病毒检测,提供充足医用防护物资。暂停旅游酒店行业。对于奥恢复正常社会生活不预设时间点,如放宽防控措施,将从恢复商业经营开始,学校复课次之。3月26日,结束了在酒店为期14天的隔离,接受了三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我终于能安心和家人团聚。

德国媒体的宣传,让许多当地人不但不重视疫情的严重性,反而对于戴口罩的亚洲人都产生了歧视心理。我一个越南同学的父母在当地开亚洲餐厅,由于部分欧洲人对亚洲人的歧视,餐厅的生意也变差了许多。

按照计划,5月份我将回德国继续上学,无论疫情能否得到控制,我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路上也会做好防护,回去自我隔离14天。

回国前,虽然德国已经有上百病例,但人们的生活如常。周五的超市里,仍然有许多外国人携家带口去采购,学校的餐厅也仍旧在午餐时坐满了人,意大利病例的增加并没有让德国乃至其他欧盟国家的人引起重视。

到机场以后,因为飞机要整体消毒,所有人被通知在原座位等待,空姐给我们一一测量体温。一个小时之后,一部分被叫到名字的旅客先下机检疫,空姐告知我们,他们是来自疫情较重的地区。又过了一个小时,我们终于可以按座位顺序下飞机。

德国政府规定检测试剂只免费给有接触史的人检测,这让许多疑似新冠的病患无法得知自己是否患病。如果担心,可以花150欧元自行购买检测套装检测。

之后这段国内转机的行程,我更能明显感受到国内防疫的严格认真,不同于法兰克福飞上海的拥挤程度,整架飞机上乘客不到三十个人,人们都隔着坐。到达长春以后,由于在回国前一周,父母已经将我回国的信息上报给社区,一出机场,我便直接被工作人员用120救护车拉回到我老家的宾馆隔离。

日前,美国一名牧师因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坚持举行宗教集会活动被警方逮捕。这名牧师不久前曾公开反对社会隔离令,并声称自己的教会有“机器”能阻断病毒传播。据奥地利卫生部网站消息,截至当地时间3月30日15时,奥地利共进行了49455次新冠病毒检测,现有确诊病例9377例,24小时内新增病例841例,其中累计治愈646例,死亡108例。

隔离14天:此心安处是吾乡

由于许多华人采购口罩寄回国内,我们当地的药店口罩全部断货,店员告诉我,短期内都没办法补货。我在亚马逊上订购了N95和普通医用外科口罩,但迟迟不发货。幸运的是,酒精和消毒液还可以买到,我买了一些准备回国时带给家人朋友。